【鲸媒体】借职业教育新政东风,这家机构要用校企合作、产教融合打开新职业市场

导语

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,改革完善高职院校考试招生办法,鼓励更多应届高中毕业生和退役军人、下岗职工、农民工等报考,今年大规模扩招100万人。实施职业技能提升行动,从失业保险基金结余中拿出1000亿元,用于1500万人次以上的职工技能提升和转岗转业培训。

前不久国务院正式印发的《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》中提到了推动建设300个产教融合实训基地。从2019年开始,在职业院校、应用型本科高校启动“学历证书+若干职业技能等级证书”制度试点,即1+X证书制度试点工作。

政策层层加码,对职业教育的重视程度几乎前所未有,“校企合作,产教融合”在过了多年被“束之高阁”的生活后,终于挺直了腰板儿,开始了它进攻的姿势。

对此,车立民很是欣慰,如同守着绝世美玉的卞和,终于证明自己怀里的“石块”是和氏璧。这种情绪始终贯穿整个采访过程。

“我们已经跟140多所高校、1000多个企业达成了合作。说到校企合作、产教融合,新迈尔一直以来,就是在专注干这件事。”车立民告诉鲸媒体,自2015年成立以来,新迈尔一直专注于这个方向,采用“1+1+1”教学模式,将知识和技能做成模块化的教学体系,形成“教学魔方”,按照行业和企业发展的最新需求进行“双元制”培养。

东风已来,车立民直言,产教融合“学校热、企业冷”的现状注定了新迈尔这座“桥梁”在其中会发挥“产教融合连接器”作用,而新迈尔要做的就是时刻准备着发力。“未来,我们将开展‘三线课堂’,发展双师教学模式,用实训通连接部分学员和实训项目,让不在学校的学生也能开展实操训练。”对未来,车立民充满信心和斗志。

此前2月份,教育部曾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《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》的主要内容和下一步工作考虑。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司长王继平表示,将会同有关部门研究兴办职业教育的企业教育费附加减免政策,继续完善激励机制。

车立民举例道:“假设减免额度为3‰,对一个一年做1000万的小企业来说,3万块钱确实不多;但是对一个每年营收规模过1000亿的大企业来说,3个亿可不是个小数目。”在他看来,国家会用这种办法来刺激大企业举办职业教育,甚至接下来还会看到更多关于刺激企业端参与的利好消息。

车立民认为,企业未来可预见的积极态度对新迈尔来说是一次机会。

企业始终面临的一个问题是,它想参与但不知道如何兴办职业教育的问题。“要办职业教育,企业得单独拎出一个部门,要去做产品需求的课程体系,要去对接学校、与学校现有课程体系进行课程置换,派人上课……这是一个专业度极高的复杂体系。”车立民反问道,“什么样的企业会愿意成立一个一两百人的部门来做这个职业教育?”

如果每个企业都来做这件事就相当于是一次社会资源的浪费,而新迈尔就不同了,“新迈尔一直办的就是基于行业发展趋势进行课程化转换的职业教育”。

“新迈尔+京东”是车立民对此进行的诠释,京东将自身需求告诉新迈尔,由新迈尔按照京东标准研发课程体系、筛选学生、进行真实商业项目的实训,企业只需要1-3个人的部门就能将职业教育给办起来。“新迈尔就成了为企业兴办职业教育的平台。”

新迈尔如何做到能满足不同类型企业的需求?车立民认为这源于新迈尔的企业(行业)需求课程化能力。

目前,新迈尔主要给院校提供数字经济和高端服务四个专业集群:数字媒体、互联网+、电子商务和空中乘务。

他以空乘人员为例:“你(企业)现在跟我描述对空乘人员的要求,首先长相上要求较高,男的英俊,女的漂亮,这就是第一个基本的维度。然后培训他/她点啥?比如,空乘人员的仪态仪表需要特别注意,那么我就训练他们用什么样的语气,什么样的姿态跟乘客说话;空乘人员还要懂得逃生技巧,好,我们就训练他们如何逃生……这就是企业需求的课程化能力。”

当然,“你企业的大咖也可以来我的平台给这批学生上课,等把这一套东西都弄清楚之后,培育出来的,就是符合你们企业标准的空乘人员。”

对企业来说,重点是提出需求,而新迈尔则会根据企业的需求转换出来一整套课程体系,然后有针对性地研发出相应的教材和课件。这相当于一种基于企业需求构建“模具”的能力。

而建模之所以可以成功,车立民将其归功于新迈尔采用的“教学魔方”式模块化教学方式。

模块化教学,培养学生终身学习能力

所谓“教学魔方”,通俗地讲就是精细化切分课程内的每个知识点和技能点,并将其与能和未来职业挂钩的知识点和技能点组合,并且这种组合极富灵活性。

“比如,学习审核相关专业的学生需要财会知识,那么我们可以在课程中某个关联阶段植入会计课程;职业素养基本上是所有专业都要涉及到的学习内容,新迈尔则有专门的职业素养课程体系。”车立民说道,“所以我们的课程属于灵活组合式的,你需要什么能力,我就在你的课程体系中融入什么学习模块。就像是魔方一样,能随需、随时呈现出不同的组合形态。”

目前,新迈尔的四个专业集群,都是围绕能够在学习期间进行产教融合来进行建设的。此外,还有与学校建设混合所有制二级学院,即企业和校方共同建设、互相持股的学院。他介绍,混合所有制二级学院是目前教育部要求企业和校方共同建设、互相持股的学院,比如新迈尔与山东海事学院共同成立的新迈尔电商学院。

新迈尔的专业选择条件有两个:一、必须能够开展在校学习期间的产教融合,符合“双元制”培养模式。二、专业必须要紧跟时代前沿,“要保证选的这个专业未来二三十年都不会过时。”车立民说道,“此外,我们还要培养学生终身学习的能力,让学生愿意自主学习,找到学习的乐趣。”

为此,新迈尔采用了“1+1+1”的培养模式和项目式教学与实训模式。

鲸媒体了解到,第一年,学生除了学习学校规定的基础课程之外,指导员还会为学员上行为修正、心理辅导、职业素养等方面的课程;第二年,核心专业课,学生会继续学习职业素养课程,同时,新迈尔提供企业师资给学生进行教学和实训,采用边学习边实践的项目式教学模式,保证所有的实训项目都是真实的商业项目,学生在实训过程中所做的商业项目能够取得适当的收益;第三年,由项目经理带着学员完成商业项目,进行完全的项目式实训。

而这样的课程安排正好契合了新迈尔的育人教育方针,即沿着“教、学、习”三方面进行职业教育。

车立民说了这样一个现象:普遍以分数为标准的中国教育,如果孩子在中小学阶段的知识性考试中屡次失败,很可能会遭到来自老师的打击和忽视。同时,很多父母也会在无意中打击孩子的自信心。这导致的结果就是,孩子一旦没有考上好的大学,上了中职、高职,自己就会觉着低人一等。

所以,新迈尔在“教”方面推出“心理学专家—指导员”育人体系,主要是为学生赋予学习的动能。“指导员会对他们的行为进行疏导和引导,以及心理辅导,将学生从被动学习转化成主动学习。”

在“学”方面则推出模块化知识点精细切分学习方式和项目式实训方式。让学生建立起学习的自信心,在实践中找到自主学习的兴趣。

而在“习”方面,新迈尔的方式为:引产入校、引企入校或者派遣学生进入专业相关匹配度合适的企业实训,在实际的商业项目中进行演练。“这样做的好处是让学生能够提升自己的技能,在做项目中有收入,还能得到客户的认可。”车立民告诉鲸媒体,“这有利于教学与生产的融合。”

目前,与新迈尔深度合作的企业有1000多家,遍布全国各地24个省市区。而与之相对应的签约高校,也达到了140多所。

“140”这个数字看起来诱人,可最初其发展之路并非一帆风顺。“我们跟学校去谈,它认为我们精准地理解了企业的需求,也找到了职业院校的痛点,但是,它们最关心的是‘你的样板在哪里’,拿不出案例来,签约真的是一言难尽。”

车立民告诉鲸媒体,学校一旦向省级教育主管部门申报了共建专业的代码,该专业代码就会出现在招生简章里,“并且上面明明白白地标明这是校企合作专业、它的学费、专业方向等等”。

车立民补充道,2018年新迈尔校企合作专业的在校注册学生有8000多人,他预计2019年在校注册学生至少会达到12000人。今年,新迈尔计划开通线上授课模式,“学生即使不在合作学校也能学到我们的课程”。

未来规划:三线课堂+智慧教室+实训通

新迈尔未来将主要集中于在三方面发力。

首先是构建起线上线下双师授课模式。

在车立民看来,师资是职业教育的一个瓶颈,尤其是随着合作的院校和企业的增加,找到足够多、足够好的老师给学生授课便成为难题,而双师的出现,无疑成了破局之匙。此外,双师在保证教育的先进性和有效性上“毫不含糊”。

所谓“先进性”,即教育应该是由优秀的老师来服务学生。而优质师资本身就是一种稀缺资源。车立民补充道:“但是,如果采用了双师授课模式,只要你是我新迈尔的学生,即使你在边远的小县城,也能听到大咖授课。”

“有效性”在车立民看来,包括两方面,一是学生提出的问题要能被保质保量地解决;二是授课形式和内容能让学生走心,能把知识性内容有效地传递给每一位学生。

“如果线下老师有无法回答的问题,可以立刻与线上权威老师进行沟通,之后可以马上给学生进行解答,这才是有效率的上课方式”。

其次,之前新迈尔针对的C端用户主要是合作院校里的学生,2019年,新迈尔计划面向非合作院校的其他C端用户,开通线上授课,线上课程包含直播课和录播课两种形式。

那么,如何保证这部分用户也能进行实操训练呢?

“针对这些只上在线课程的用户,我们正在开发一个名为‘实训通’的云平台,这个平台,一方面企业可以在上面发布项目外包和短期用工需求;另外一方面,C端用户(包括校内学生)可以在上面查看雇佣情况、承接项目、下载素材、分享经验。‘实训通’平台通过算法不断调优企业需求信息和SOHO(自由办公)的个人能力信息,最终将其精准匹配。未来,实训通将作为新迈尔产教融合连接器的云端承载体。”车立民告诉鲸媒体,“实训通”云平台计划于今年下半年正式上线。

至于这样做是否会和慕课形成用户上的冲突,车立民并不担心。“我们的课程是成体系的,并且还有实训通来为这些用户提供实操机会,慕课的内容多是零散的,我们的实用性更强。”

而“智慧教室”的升级,则是针对线上授课做出的另一项举措。

“我们的智慧教室并不是一个简单的‘WiFi+硬件’式的多媒体教室。”据介绍,新迈尔的智慧教室分为三层:内容层、管控层、智慧硬件层。

内容层主要用来保障内容的实时更新迭代,为学校输入无限的企业教育资源,并且把这些资源课程化,体系化;管控层将学员学习过程数据化,进而了解学生,做到个性化教学;硬件层则主要用于不断提升智慧教室的学习体验。

车立民告诉鲸媒体,升级后的智慧教室可以记录每个学生的动作,“学生的一次线上点击就是一个动作”,并且学生的每次操作都会反馈到总部来,然后总部会根据形成的数据对学生行为进行分析,进而作出针对性指导。

“没有升级前的智慧教室就是硬件+中控平台,升级后的智慧教室增加了AI的管控体系,能结合教学内容和学生行为做反馈和配合。”

“对于高职院校学生来说,学生愿意自主学习才是最重要的。”基于这样的思考,车立民表示,所有的项目里,他们还是更偏向于进校业务,希望能通过校企合作,“产教融合连接器”功能打通院校到企业的“最后一公里”,解决产教融合的“校企两层皮”问题。

发表回复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